•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回顾 >> 晚会 >> 我从瑶山来

          经典回顾

        晚会 | 部分音乐舞蹈节目

        字号:   

        我从瑶山来

        日期:2014年4月4日 15:38

        “看演出,就像读了一篇充满情意的散文。”这是著名舞蹈理论家张苛对《我从瑶山来》的一句评价。对穿梭于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执着于“人之熙熙,皆为利来”的现代人来说,有多久没有这样一篇“散文”来寄托心境和情思了?多少人都在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多少人又因此体验了大千社会的世故和无奈?身体饱受疲累,尚能在夜深人静之时有床可蜷缩可躺卧,但心灵如何寻找它的宁静之所?“唯有故乡”,舞者赵湘舞动着长发和衣裙,如是说。

         

         赵湘,成长在老人的摇篮曲里,在乡亲的长鼓声中,在层峦叠嶂的大瑶山间。她和天下所有的孩子一样,带着对故乡的依依不舍,义无反顾地走出瑶山,踏上寻梦的旅途。凭着大瑶山赐予的一份灵气,凭着对艺术无限的热爱和执着,赵湘用充满地域民族特色和人文精神的舞姿表达对故乡的思念和对观众的感恩。她在三十多年前就已功成名就,是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的获得者,而在爱她的观众眼中,她仍然是《追鱼》里那条栩栩如生的小鱼,是《山鼓》中山神的化身,是为了小到一个眼神,大到整场演出都精益求精的真正舞者,是把舞蹈融入血液,捧出至纯至真的心与观众交流的性情中人。

         

        这场演出,赵湘准备了整整四年,两易其稿,三上瑶山,这一次,她卸下“外面世界”给予的华丽,换上瑶家人特有的服装,手捧长鼓,踏长歌,跳盘王,做回瑶山的女儿,和洛粟鸟一起飞进心爱的故乡……

         

        亮点一:国内顶级主创倾情之作

        《我从瑶山来》的总导演是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中国舞蹈家协会民间舞学会副主席丁伟。他说这一次的导演对他而言也许是一次反思,这些年国内个人舞蹈晚会开了不少,看后感觉多是匠气多于灵气,甚至有的扬短避长,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而赵湘动情的肢体表现自然流露的情感以及对尊敬艺术的态度让他和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其他主创人员不惜推翻原有的编排,经过全新的构思和接地气儿的艺术加工,使整台晚会呈现出融文化、风俗、审美情趣为一体的纯粹的瑶族风格。

         

        亮点二:赵湘的真情演绎

        赵湘不拘泥于技巧的展现,而是充分自然地让心系故乡的情感如清泉般缓缓流淌。她抒情、优美的舞姿不是为表达而表达,而是一种倾诉和呼唤,是从生活中采撷的硕果,是心迹、情思的交相辉映,是对故乡风情的无限礼赞。

         

        值得一提的是,她抛弃了以往故乡题材悲切的基调,而是表达一种离开家乡时乐观坚强,在人生道路上永不忘根,不断前行的人生境界。北京舞蹈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族民间舞考级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潘志涛评价说:“我以为《我从瑶山来》最成功的段落在‘枯滴’和‘追男崽’以及‘太阳和月亮’这几段,真正有一种高屋建瓴的态势,能想到的一个词就是‘生动’,极为活跃,生气勃勃和情姿百态的生动,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和矫揉,完完全全的自然流露和奔放宣泄般的生动。也只有赵湘和属于赵湘他们的那座大山所具有的生动。”

         

        亮点三:原汁原味的表现手法和现代晚会艺术的奇妙融合。

        这场晚会请来了众多瑶族当地的民间艺术家,比如祈求神灵和聆听钟声等场景表演都使观众如身临其境般地感受到瑶人身心合一的境界和瑶族古老神秘的文化。然而“请来”不是“拿来”,导演把原生态的东西打碎、精选,再和晚会融为一体,使他们既成为瑶族文化的象征,又起到情绪上起承转合的作用,从而让观众用心来解读一个民族的精神文化。
         


            在舞美上,整场晚会抛弃了绚丽的声光电设计,而是追求一种简单纯粹的效果。比如群舞《雾》就使用了纯蓝的灯光配合舞台烟雾,营造出一种静谧轻柔的舞台氛围。当瑶山的女儿们洒落秀丽的长发,山间的薄雾就来为他们梳妆,梦轻如烟流进她们的心房。

        所属类别: 晚会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首页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帮助中心
        中央民族歌舞团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9833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300035号 地址:海淀中关村南大街21号 邮编:100081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公告

        没有相关信息

        error